山东熔块厂大面积关停后,明年还买得到货吗?

更新日期:2017年10月20日 浏览量: 来源:本站原创 webadmin

全国最大的熔块生产基地——山东淄博熔块企业的关停,正在引发一场多骨诺米牌危机。

山东熔块的高峰期,在2014年,有400只熔炉,按平均每只日产能50吨计算,一年的产能高达720万吨。自2015年以来,淄博市政府不断加大对辖内熔块生产企业的整治力度,并明确提出不再保留熔块生产企业。为此,占据全国至少80%熔块产能的淄博熔块厂家,一度因熔块熔化炉的大面积停产而引发了熔块产品供应不足;尤其是2017年春节过后,山东省内严厉的环保治理,再次导致山东地区熔块厂家的产能大幅降低。

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当前山东地区仅有80只熔化炉在产,对比8月份,山东地区在产熔化炉数量大约减少了近70只,与高峰时期相比,更是减少了320只。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产业链,在山东熔块企业大面积关停之际,对全国建陶产业的蝴蝶效应逐渐凸显。

 
▲山东熔块停产治理,引发熔块产能供应不足。图为福建某陶企,大量储备熔块。

全国八成以上熔块来自山东

近日,本报记者从山东周边河南、山西、陕西、河北等产区获悉,这些产区80%以上的熔块都来自山东淄博,依赖本地熔块供应的不超过20%。据了解,去年以来,在环保压力下,熔块价格迅猛上涨,特别是半白熔块每吨由1900元上涨到2700元,上涨了40%左右,而且货源非常紧张,甚至有一些企业因为熔块短缺导致停产。

在江浙沪及内蒙古产区,当地陶企对山东熔块也有着极大依赖。据调查,当地多数陶企的熔块供应来自山东,更确切地说是来自淄博,淄博熔块厂家供应量占当地熔块用量的90%以上。

不仅仅是上述省份,辽宁法库、湖北当阳、江西高安等产区大部分厂家的熔块均来自淄博。

配套产业一直是东北建陶发展的短板。目前在东北产区,建陶生产企业数量已达70余家,已建成各类建陶生产线110余条,日产各类陶瓷砖170万平方米,但熔块制品企业却几乎为零,企业所需熔块100%全部依赖外省采购,其中,90%来自山东淄博,10%来自广东佛山。

本报记者从多方渠道获悉,受淄博熔块企业关停影响,东北地区除少数优质企业货源供应还算稳定外,大部分中小型企业陷入了“有钱买不到货”的尴尬境地。配套企业极度匮乏的产业“硬伤”显露无疑。有业内人士悲观预测,如果环保力度持续加强,东北地区大部分企业尤其是瓷片类企业,明年开工或将面临着“等米下锅”甚至是“无米下锅”的窘境。

作为东北地区瓷片生产比重较大的辽宁建平、辽宁喀左产区,淄博熔块企业关停对当地生产经营活动已造成较大影响。建平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企业熔块库存仅能维持到10月底,加之目前销售不畅,各企业库存普遍偏大,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预计到10月底,建平、喀左产区的10余家瓷片生产企业都将停产。

据业内专业人士介绍,尽管山东地区熔块产能逐年萎缩,从2014年的440只,缩减到2015年的350只,2016年的220只,以及当前的仅80只在产。但山东淄博依然是国内熔块产品的主要供应地,其次是广东地区,目前约有40-50只熔化炉在产,但其多数熔化炉产能不及山东,这些熔化炉的总产能仅相当于山东的25-30只。
 
陶企停窑降产
缓解熔块供应压力

事实上,随着熔块供应的不足,产生的连锁反应,已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陶企的正常生产,但随着当前停产企业的增多,总体对行业的影响并不太显著。

记者调查获悉,由于各陶企的生产计划安排不同,对生产原料的储备情况也不同。通常情况下,厂家为保证原料的稳定性,通常会储备大约两个月的生产原料,熔块也不例外。

9月中旬,记者在浙江根根陶瓷有限公司走访时了解到,为保证产品质量,该公司就储备了近3个月的熔块。

“一般而言,陶瓷厂会储备15-20天左右的熔块库存,再加上运输途中的熔块数量,多数陶企的熔块储备量不会超过2个月。”淄博星火制釉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栈君告诉记者。按照陶企的储备情况,熔块企业关停产生的影响,并不会立刻反映到陶企生产上。

另一方面,由于今年瓷砖终端销售形势不甚理想,不少陶企的瓷砖产销严重失衡,从而倒逼陶企只能降低产能,同时削减了陶企对熔块产品的需求。受此影响,很多陶企并未因熔块短缺而停产。

记者在江浙沪皖等地调查了解到,不少陶企就因库存压力过大,或关停部分生产线,或降低生产线产能来应对。

“据我了解,北方多数瓷砖厂家产销率长期处于50%,导致库存压力非常大。为稳定客户,他们一直在坚持,寄希望于到供暖季节,‘2+26’城市范围内的陶企停产之后,看看销售能否好转。否则,只能提前停产。”山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陶企负责人如是说。

总体来看,相比8月份,多产区熔块供应紧张的态势,随停产生产线的增多而有一定程度的缓解。不过,当前熔块供应仍较为紧张,价格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据初步调查,近期河南、山西、陕西等产区熔块每吨上涨200元左右,宁夏、甘肃产区每吨上涨80-100元左右,河北产区价格也略有上涨。

为了保障熔块供应,各产区企业均对熔块等原料进行了备货,根据各企业实力不同,一般会备货15-30天左右,也有个别企业备货达到了2个月。除此之外,多数企业与熔块企业达成了保障供货的协议,特别是实力比较强、信誉比较好的企业,也会得到熔块企业的优先供应。

据业内人士介绍,熔块使用量在墙砖、地砖生产中占比差别较大。其中,生产金刚石所需熔块用量只占总量的20%-30%,生产仿古砖熔块占比约为40%-50%,瓷片类能占到总量的80%。沈阳兴辉陶瓷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范天福告诉记者,其公司目前2条金刚石生产线开工如常,每月所需熔块大体维持在150吨左右,年用量在1200吨左右,由于多年合作关系,供货总体还算稳定,暂时还未出现因为淄博熔块关停而导致企业被迫减产、停产的情况,但现在熔块供货价格对比年初上涨了近30%,成本增加给企业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在江西、湖北等产区,熔块采购价也呈一定幅度的上涨。据江西国美陶瓷采购负责人介绍,本轮熔块涨价主要是从9月初开始,每吨涨了200元,目前他们公司的熔块库存不多,基本上是用多少备多少,并且熔块厂家也不给厂家备太多库存,担心无法满足其他厂家的需求。此外,新企业的熔块需求会更紧张,供应商更愿意和老客户合作。
 
“环保”成熔块企业转移的最大门槛

在淄博熔块企业连续遭遇环保关停压力的情况下,一些企业也纷纷转移到其他地方生产,而陶瓷产区是熔块企业转移的重点区域。目前,已经有部分产区新建了熔块企业,逐步减少对淄博熔块企业的依赖。

今年4月份,山西阳城新建了年产40万吨的熔块生产企业,目前该企业已经投产,保障了阳城及周边部分企业的熔块供应。与此同时,记者得到消息,目前又有客商规划了年产30万吨的熔块生产项目,已经签约了4组窑炉,目前正在平整土地,预计年内可以投产。据了解,该项目使用天然气且手续完备,该项目的建设或许可以真正解决山西及周边陶瓷企业熔块紧缺的问题,从根本上改变完全依赖淄博熔块供应的状况。

从转移的地区来看,不少熔块生产企业选择将熔化炉转移至淄博周边,也有部分转移至外省,如江西、山西、安徽、内蒙古、福建、河南等地。截至目前,淄博地区近20家熔块生产厂家已转移至外地建厂,但真正投产的还不多。今年,临沂地区新建了多台熔化炉,但还未投产。之前,临沂产区仅有2-3家熔块生产厂。

对于下一步是否会外出建厂,不少熔块厂家负责人表示,由于很多地区悬着的环保利剑并未真正落下,所以他们现仍处于观望状态。另一方面,外出建厂的熔块厂家,真正的产能重心还未转移,只是化解了部分山东熔化炉关停后的压力。

实际上,多数熔块生产企业的向外转移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淄博某熔块厂负责人对淄博熔块企业转移前景,表示担忧,他认为,目前环保问题在全国各地都差不多,能不能被当地接受还不知道。“一年之内,熔块企业可能都没有转移的可能。”山东一熔块行业人士断言。

本报记者从泛高安产区采访了解到,当地因为环保问题,暂时没有引进熔块企业的计划。此前,有企业想引进熔块企业进入泛高安产区,不过,当地政府要求使用天然气,成本太高,加之熔块对水资源需求量大,该计划被搁浅。

而在辽宁法库经济开发区,已有的熔块工厂也因为经营问题而难以为继。

2007年建设的沈阳中润制釉有限公司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大门紧锁、杂草丛生,厂房以及办公楼外立面也已破损不堪,一位打更的大爷和一条老狗显示这家企业已停产多时。

记者电话采访了公司原销售部负责人张栋。他告诉记者,2007年前后,公司投资在法库建设了中润制釉东北分厂,头几年经营状况较好,产销两旺,回款也较为顺畅。这几年,产业势头急转直下,企业也陷入了银行以及企业间债务等多重纠纷,以至被迫停产。

在记者问及法库产区是否具备重新建立一到两家熔块生产企业条件时,张栋表示,当下法库产区虽然具备再重新开几只炉子的市场需求和硬件设施,但能不能开起来,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当地政府对环保的态度和执行力度。

“如果政府强制推动使用天然气,熔块企业根本就没有利润空间,如果使用水煤气,生产出来的熔块又担心无法满足高端产品生产的要求。最好的办法是政府在鼓励并支持完善产业链的前提下,能够在推广天然气使用方面给予熔块生产企业一定的生产补贴。”张栋说道。

成本持续走高
熔块厂赔钱经营?

当前,影响熔块炉不能正常生产的最大阻力仍来自于环保治理。如今,山东省对熔块行业的治理越来越严厉,只有手续齐全、正规,环保验收合格的企业才可以生产。过去,熔块企业没有安装脱硫脱硝设备也可以生产。但如今,熔块生产厂家必须安装脱硫脱硝设备,而安装一套脱硫脱硝设备,厂家需要投入500-600万元,并且不包括设备的运行费用,这无形中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雪上加霜的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如氧化锌在年前的单价约为11000元,到8月份已涨至17000元左右,而现在则涨到了21000元。而氧化锌产品涨价也源自于环保,对于熔块生产厂家来说,根据熔块配比不同,所应用的氧化锌产品所增加的成本也不同。

不仅如此,与年前相比,现在每吨熔块的熔化费已上涨了500-600元,达到800-900元。但是熔块售价却并未提高多少。

“原以为,产品不赚钱阶段会很快过去,短时间内赔点钱也无所谓,没想到几个月来一直这样。尤其是8-9月,绝大多数熔块厂家都在赔钱。对于淄博熔块厂家来说,今年是一个痛苦期,无论外出建厂,还是继续留守,都非常痛苦。”上述不愿署名的熔块厂家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过有失亦有得。往年,应收账款很难及时到账。但现在,熔块供应会优先选择信誉良好、回款及时的厂家。

淄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熔块生产厂家负责人表示,按照当前陶瓷厂的生产线开工情况以及实际产能,国内大约开启150只炉子就足以满足当前陶瓷厂的需求,显然当前的熔块产量并不能完全满足陶企的生产需求,特别是到明年初,如果全国熔块炉产量仍维持当前规模,随着陶企开工率的提升,很多陶企生产势必会面临“断粮”的局面。(文章来源: 陶瓷信息)

//本文地址:http://www.xbcd.cn/cailiao/ylhg/201710/89366868755443.html
瓷砖代理
品牌展示
猜你喜欢